800小說網 > 女神的貼身侍衛 > 第3347章問詢

第3347章問詢

作者:紫霞仙子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極品小農場奧特曼戰記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農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監獄當管教抗日之兵魂傳說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www.iygb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永恒之城的建造是在一座山上,那山峰極其險峻,高聳入云霄。

    就算是以永恒星球現在的科技,想要在這山峰上建造一座城市也是不可能的。

    不過在現有高科技的基礎上再加入宙力,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就出現了。

    同時,這里的氣候也被宙力改變!

    另外,還被人工搬運了海洋過來。

    雖然海并不大,但這座城池還是成為了海濱城市。

    永恒星球的普通人看永恒之城,便就覺得那是天上的城市。

    就跟地球上人們看天宮的感覺一樣。

    諸多的傳說中,人們傳誦永恒之城,便說那是一座天宮之城。里面有各種奇花異草,珍禽鳥獸,還有倒掛在天上的大海。

    永恒之城是人們心中敬畏,向往,不敢褻瀆的地方!

    便是因為永恒之城的存在,人們對永恒族就更多了一些神秘感和敬畏之感。

    永恒族打造永恒之城,卻也是有他們自己的考量。

    一,他們的確是需要一個不錯的住所。

    二,這個住所還必須與眾不同,要彰顯出永恒族的強大和獨特之處、

    三,不能與普通民眾多接觸,但也不能脫離民眾。

    那么,這座永恒之城就是他們與民眾之間最好的橋梁了。

    你們若想質疑,或者遺忘永恒族?那就好好掂量掂量吧!

    光明議會有他們自己的行政區域,那叫光明大殿。

    苦大師很少去光明大殿,他住在他的苦居廬里,一向都是深居簡出。

    車子開了大約半個小時便到達了苦居廬。

    苦居廬所在之地,環境清靜,雅致。

    此時,已經是夜幕降臨。

    這里的夜晚沒有月色,但也有另一種類似月亮的星球,叫做冷星。

    冷星可以在晚上給大部分星域之內的星球提供一些照明。

    苦居廬里并沒有什么下人,只有一名老仆人。

    那老仆人是個看起來六十來歲的男性老人。

    盧娜在來之前已經告訴陳揚,這位老仆人叫做魚化龍。

    魚化龍也是永恒族的,但自盧娜記事起,魚化龍就服侍在師父身邊。

    他一向寡言少語,也從不出手。

    盧娜告訴陳揚,說道:“我看不出他的修為到底是什么樣,但我知道,他絕對是遠遠超過我。師父對他都很是尊重,所以也沒人敢對他不敬!”

    陳揚點點頭,表示了解。

    苦居廬前有宙力陣法庇護,盧娜可以自由出入這陣法。不過她也沒有擅自闖入,而是先在陣法之外求見。

    很快,屋子里面就傳來了和藹的聲音。

    “進來吧,娜娜!”

    盧娜應了一聲是,然后進入陣法里面。

    那苦居廬前是個庭院,庭院里草兒青青,樹木參天,花兒芬芳。

    此刻正是晚上,這個地方顯得格外的幽靜。

    盧娜來到屋子前,老仆人魚化龍一身黑衣,像是一個幽靈一般。

    盧娜見到魚化龍,卻也很是恭敬,喊道:“龍叔!”

    魚化龍淡淡點首,道:“進去吧!”

    盧娜說道:“好的。”

    在會客廳里,盧娜見到了苦大師。

    陳揚也通過盧娜的雙眼,看到了苦大師。

    這個時候,陳揚是不能收攝所有氣息的。他怕盧娜搞什么鬼……萬一她向苦大師暗中傳遞什么信息呢?

    這會客廳就像是一間禪室,沒有任何多余的設施。

    苦大師著白色衣衫,盤膝坐在上首。

    這苦大師看起來五十來歲,慈眉善目,給人一團和氣的感覺。

    看見他,就仿佛覺得內心能夠得到安寧,仿佛看見了光明一般。

    仿佛就算是有天大的災劫,也會被苦大師轉手消弭。

    陳揚也看不出苦大師的修為來,他知道苦大師至少是宙玄了。

    苦大師更給他一種光明耀眼的感覺,仿佛,這苦大師就是宙力中心一般。

    盧娜再次向苦大師行禮。

    苦大師微微一笑,說道:“起來吧。”

    盧娜起身,然后在一旁也跟著盤膝而坐。

    苦大師端詳盧娜,他似乎也沒發覺出什么異樣,笑笑,先說道:“你這次回來,為師有所耳聞。你人沒事吧?來,為師給你把把脈。”

    盧娜微微一驚,她那里敢給苦大師把脈。

    卻是怕苦大師發現了什么端倪。

    她很矛盾,想要師父知曉,又怕陳揚發難。

    盧娜馬上說道:“有勞師父掛懷,徒兒惶恐!”

    “給他把脈!”陳揚立刻對盧娜傳遞意念。

    盧娜正要說拒絕的話,此時也就說不下去了。

    隨后,她伸出了素白的玉手。

    苦大師隔空彈指,立刻,一道柔韌的金色絲線從他手指尖端出現。然后,這柔韌的金色絲線就如靈蛇一般纏繞住了盧娜的手腕。

    陳揚也是賭了一把,他覺得苦大師只能查看盧娜的身體五臟六腑,斷然無法在盧娜的腦域里搜尋。

    在腦域里搜尋,那是極難的事情。

    即便是陳揚的修為,要去另外一個造物境高手里搜尋,也是困難的。

    因為對方的腦域如燦爛星河……

    盧娜的修為也是不錯的,這宙光腦域里,陳揚就像是大海里的一粒砂石。

    更關鍵的是,苦大師并不是懷疑什么,純粹是關心盧娜的身體狀況。

    果然,苦大師只是簡單地檢查了一番。

    他隨后收回金絲線,笑著說道:“你沒受傷,為師就放心了。說說吧,到底是什么狀況?”

    盧娜微微松了一口氣。

    她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覺得好像是錯過了一次機會。

    接著,盧娜就按照事先想好的說辭來與苦大師講述。

    苦大師聽完之后也沒有什么懷疑,他只是說道:“流云和秀兒從小就隨你一起長大,一直都是你的得力助手。這次,她們不幸去了,你也莫要太過悲傷。畢竟,她們是去侍奉祖神了。以后,我們也都會去侍奉祖神的。”

    盧娜眼中閃過悲切之色。

    這些日子里,她一直被陳揚挾持。

    那種傷痛,她一直都在壓抑著。

    此刻師父的安慰不禁讓她悲從中來。

    這一刻,她真想什么都不顧了,就告訴師父真相。然后讓師父殺了陳揚,以此來為流云,秀兒報仇。

    但是很快,盧娜就抑制住了這種沖動。

    她要忍耐,遲早有一天,她要親手為流云,為秀兒報仇。

    還有,她所受的所有屈辱,她都要向陳揚一一的討回來。

    盧娜的情緒波動忽然有些大。

    苦大師卻也沒有起疑,畢竟,她身上發生了這樣悲傷的事情。

    接下來,兩人又閑聊一些。

    盧娜也關心了一下其他的師兄妹們……之后,盧娜告辭。

    苦大師在盧娜走的時候交代,不管如何,還是要再培養一些親近的心腹手下。可以在自己的隊伍里找,也可以在師兄弟妹們的手下找……

    盧娜再次拜謝。

    離開苦居廬的時候,苦大師將盧娜送了出來。

    回去的路上,盧娜向陳揚解釋道:“我一回來如果就先提星珠,容易讓師父起疑。我需要在之后的時間段里裝作不經意的提到。”

    陳揚一笑,說道:“你不用跟我解釋這些,但我感覺到,你似乎之前有一種沖動,想要告訴你師父,想要你師父殺了我,對嗎?”

    盧娜怔住。

    陳揚雖然無法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她腦子里的精神波動,陳揚是可以感受到的。

    盧娜沒有否認。

    陳揚又一笑,說道:“想親手報仇是吧?”

    盧娜還是沒有否認。

    陳揚說道:“我其實懶得管你想什么,也不在乎你找不找我報仇。如果讓我發現,我的朋友真的死在了你們的手上。到時候,我會讓你們整個永恒府陪葬。我說的,你可以看看,到底最后是你找我報仇的機會大一些,還是我覆滅你們永恒府的機會大一些。”

    盧娜著實是忍不住了,冷笑一聲,用意念回答道:“我找你報仇,幾率不是很大。但總還有一絲可能……你覆滅永恒府,則是一絲半點的機會都沒有。我認為,你說這種話就是無知,狂妄,不知天高地厚的體現。”

    陳揚冷笑一聲,不再多說。

    他很少立下宏愿,覺得是一定要去做什么,去干什么的。

    但如果喬凝,藍紫衣,仙尊真的死了……那么他會立下宏愿,傾盡畢生之力來覆滅永恒府。

    不管多么艱難,他都會用盡這一生的力量與智慧來做成這件事!

    第二日,盧娜便去眾議院接受了問詢。

    這不過是一種必須的流程,倒也不是說有誰要來為難盧娜。

    整個問詢都進行得很是順利。

    之后,盧娜簽字離開。

    當晚,盧娜又接到了黑暗教廷那邊的傳喚。

    是皇帝火倫斯身邊的秘書官進行的傳喚。

    盧娜不得不去。

    傳喚的地方是在黑暗區的一個行政教會里面。

    那秘書官著莊嚴制服。

    教會里,燈光明亮。

    凱瑟士兵把守著教會……

    一切,莊嚴肅穆。

    在教會里面,四十來歲的秘書官多克多站在講臺前。

    盧娜著光明議會的金色會服,在多克多的面前先莊嚴起誓。

    起誓內容是:“祖神永存,宙力不滅,我以身為永恒族的榮譽和自身的人格起誓,接下來我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真實無誤。若有違誓言,愿承受永恒法律的懲處以及失去祖神庇護的代價!”

    多克多點點頭,說道:“盧娜殿下,我今日問詢,乃是遵照陛下的意思。請你在回答的時候,務必要考慮清楚!”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双色球专家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