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大結局

推薦閱讀:極品小農場奧特曼戰記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農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監獄當管教抗日之兵魂傳說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www.iygb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主上,據屬下的打探,玉小姐確實已經有孕了。”五月埋著頭,把剛剛打探到的消息稟報道。

    正在寫字的百里霂漓一瞬間愣神,眼神閃過冷冽,筆尖上的墨滴了下去,在紙上暈染開來。

    “主上···”隔了半響,五月小心翼翼的抬頭,又喚了句。

    “你拿著我的帖子,去賢王府請雪郡主過來。”百里霂漓擱下筆,淡淡的吩咐道。

    他看著被墨污了的宣紙,嘴角勾起冷笑,難怪逍遙渡遠征沒有帶著她,之前他還只當是逍遙渡放心不下逍遙皇和京城的局勢,所以特意把她留在京城,沒想到居然是有孕了,百里慕璃一雙眸子越來越冷,他不介意她之前跟過逍遙渡,但是他看上的女人,絕對不能生下別人的孩子,尤其那個人還是逍遙渡。

    玉凝昔自從被百里慕璃劫持回丞相府之后,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偶爾去園子里看個花,去池塘邊賞賞魚,日子挺舒心的,可惜就是悶了點,這里的婢女都不愛和她說話,她除了能在園子里轉轉,也不能出去,每天閑得數螞蟻。

    這樣悶了四天之后,玉凝昔長吁短嘆,哎,這每天的日子過得太慢了,能不能有個人陪她聊天說話啊,就算不是美男子,來個美女她也不介意啊。

    玉凝昔剛感嘆完,就有一個穿著翠綠色裙子的婢女進來,道:“公主,相爺怕您悶著了,特吩咐婢子帶您游覽相府。”

    早不游覽晚不游覽,偏偏這個時候說要帶她去游覽相府,百里慕璃那衣冠禽獸肯定沒安好心,她其實很明白這一點,但是她拒絕不了出院子的誘惑啊,算了,還是去吧,而且就算她不去,以百里慕璃的心計,麻煩也能飛到院子里來找她,既然如此還是干脆去看看他又搞了什么鬼吧?

    玉凝昔摸了摸藏在袖子里的藥,這可是逍遙國沒有的珍貴毒藥啊,好希望把百里慕璃那只孔雀毒成綠蛤蟆,可惜了他那張顛倒眾生的臉,不過沒關系,美男子嘛,看逍遙渡也是一樣的。她一邊在心里打著小九九,一遍嘿嘿的笑出聲。

    綠裙子的婢女見玉凝昔一臉迷之微笑,感覺很驚悚,不會是關得太久了,永昌公主被關出毛病來了吧?

    “這里風景還不錯。”玉凝昔倚在九曲回廊的欄桿上,看著微風吹皺湖面,不遠處的水面上已經冒出了圓溜溜的荷葉,有水珠在荷葉上滾來滾去,十分可愛。

    “你怎么在這里?”突然冒出的聲音打破了這美好的景色,玉凝昔挑了挑眉,看來麻煩來了。

    她懶懶的轉過身,依舊倚在欄桿上,微風吹起裙擺,像要凌風而去的仙子,只是在看到來人的時候,饒是她做好了準備也驚訝了一下,遠遠踏足而來的居然是玉成雪,她衣飾華貴,妝容精致,顏色秀麗,后面亦步亦趨的跟著四個婢女,像嬌寵的世家貴女,一點也看不出經歷過家破人亡的變故,只是她眸中那滔天的恨意出賣了她內心的陰暗。

    “你都能在這里,我為什么不能在這里?”玉凝昔忽略她眼底的恨意,直接懟了回去。

    玉成雪自從被九賢王從監獄救出來之后,就認了九賢王做義父,九賢王對這個女兒十分寵愛,可以說是要什么給什么,眼見著玉成雪的年紀也不小了,九賢王便想著給她找一個滿意的夫婿,可是看這滿朝文武,最出色的的無非就是年紀輕輕的丞相百里慕璃和手握重兵的世子逍遙渡,但逍遙渡是他的侄兒,玉成雪與他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終究在名分上是堂兄妹,不合適,而百里慕璃,不僅博古通經,學富五車,更兼容顏出色,不卑不亢,實在是最好的夫婿人選。

    而百里慕璃,對九賢王也是敬重有加,偶爾還邀請玉成雪到丞相府游玩。

    當年的京城四公子,太子早已化作一抔黃土,風凌若為了自家生意轉戰南方,風流不羈的質子楚儀失去蹤影,唯有百里丞相,依然如臨風玉樹,風度翩翩,而且他比風凌若身份貴重,比楚儀潔身自好,是京城不少女子的夢中郎君。這樣的百里慕璃突然對自己溫柔起來,而且還對別的女子不假辭色的時候,玉成雪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尤其是京城不少姑娘暗自里羨慕嫉妒的說玉成雪不知道哪里來的好運,本以為要香消玉殞了,卻不想一朝飛上枝頭,成了郡主不說,還得到了丞相的看重,簡直就是祖墳上冒青煙,玉成雪聽到這種話一向是不理的,但是心里暗自得意,當年玉凝昔和清月公主為了百里丞相爭風吃醋她也略有耳聞的,只不過那個時候她一心傾慕太子逍遙遠,但沒想到太子一朝失勢,倒是眼看著病歪歪沒幾天好活的世子逍遙渡卻突然得了勢,而且據說還對她的世子妃寵愛入骨,要說她不羨慕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沒想到風水輪流轉,她現在有機會入主丞相府,從她重得自由的那一刻起,她最想做的就是搶走玉凝昔的一切,把她踩入塵埃里。

    玉成雪冷哼一聲,眼里的鄙夷毫不掩飾,“不是聽說逍遙世子寵妻入骨的嗎?,怎么,他出兵居然沒帶上你?是不是一個人空閨寂寞,所以又來勾引百里哥哥?”

    玉凝昔盯著她看了一會,然后很認真的告訴她:“嫉妒使你丑陋,你現在就其丑無比!”

    “那又如何?至少百里哥哥會娶的是我,而不是你。”玉成雪靠近她,壓低聲音,咬牙切齒:“玉凝昔,你別得意,我一定會搶走你的一切的,你的父母,你的愛人,你的權勢,都將會屬于我,我會把你踩入塵埃里,讓你求著我。”

    玉凝昔退開一點,毫不在意的說道:“哦,歡迎來搶,另外,請你說話的時候不要靠我這么近,你身上的味道太沖了,感覺像三個月沒洗澡,然后用香水來掩飾那種臭味一樣。”

    玉凝昔說話的聲音沒有掩飾,所以被過來的百里慕璃和屬下聽到了,百里慕璃聽到這話,沒有忍住,但故意咳嗽了一聲,以掩飾嘴角的笑意。

    “凝昔,你小心點,不要著涼了。”百里霂璃走過來,卻并沒有理會玉成雪,反而扶著與凝昔到一旁坐下,隨即從隨從的手里接過淡藍色的狐裘披風,給與凝昔披上,又道:“現在天氣還有點冷,不要到湖邊來,不然著涼了,喝藥的時候你又喊苦。”

    與凝昔一把接過他想要給她披上的披風,并且遠離了兩步,道:“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們好像還沒有熟到這個地步吧?”百里慕璃這個做派很明顯在給她拉仇恨,她還是離他遠點比較好。

    百里慕璃也不惱,忽略她眼底戒備的神色,把她摟在懷中,手擱在她的腰上微微用力,不讓玉凝昔掙扎出去,微微低頭,道:“乖,不要鬧了,你現在有了身孕,不可輕易動怒。”

    聽到這話,玉凝昔徹底僵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她被他擄來之后,在吃食方面除了小心一點以外,其余的都沒有特別異常,而且她也不喝安胎藥之類的東西,百里慕璃是如何得知?

    她看到玉成雪突然白了的臉色,忽然之間明白過來,難怪今天讓人帶她出來,感情在這里等著她呢,讓玉成雪見到她,兩個人順利的起沖突,然后他再出現,打著關心愛護她的幌子說出她有孕的事實,之后會怎么樣?玉凝昔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如果玉成雪真的和百里慕璃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她肯定不會讓她把孩子生下來的,如果是百里慕璃不想娶玉成雪,那她就是一個天然的擋箭牌,別人挑不到他的半點錯處不說,還只會贊美他有情有義,倒是她,估計本來就不好的名聲又得被毀完了。

    之前她還奇怪,就算讓她碰到玉成雪,兩個人最多也就掐一架,對他應該不會有任何影響,現在她算是明白了。玉凝昔伸手撫上小腹,感嘆到:“寶寶啊,你可要聽話,不要鬧騰,無論如何,媽媽都會保護好你的。”

    玉成雪其實一直都知道百里慕璃并不喜歡她,但是她不在意,只要她能得到權勢,便是百里慕璃不喜歡又如何,而且她也知道,百里慕璃同意娶她不過是因為義父那里有他想要的東西,她死過一次才明白,只有抓在手里的才是最可靠的,男人的甜言蜜語嘛,聽聽就好了,而且在外人面前,百里慕璃對她還是寵愛有加的,給足了她面子,她同意嫁給他,是因為,一來京城再沒有比百里慕璃更出色的青年才俊了,二來,因為她知道他所圖盛大,只要她賭對了,下半輩子將榮寵無限,得到她想要的權勢和地位,她本來就一無所有,所以她不怕輸。

    但是現在,玉凝昔的出現打破了她一直以來的自信,而且更加讓她恨的是,她居然先和他有了身孕,逍遙渡出京不過一個多月,他們是什么時候勾搭到一起的?玉成雪維持著冷靜的姿態,但是尖利的指甲卻刺進手心里,她一定不能讓她把孩子生下來,對,還有義父那里的東西,她也必須要拿到手上!

    自從這一次見面之后,玉凝昔每天過得格外小心,其他的她倒不怕,主要在吃食上格外小心,逍遙渡不在,她必須要保護好肚子里的孩子。

    大概又過了半個月,逍遙皇再一次病危,這個時候朝堂上的大部分事情已經被百里霂漓抓在了手里。

    到了四月杏花開的時候,百里霂漓卻突然宣布要成親,求娶九賢王的義女玉成雪,據說是要給逍遙皇沖喜,這件事一出,百里霂漓贏得了不少朝臣的贊譽,一時間風頭無雙。

    玉凝昔聽到這個消息只覺得齒冷,一個連自己的婚姻都要利用的男人,太可怕了,他披著溫柔的外皮,掩蓋著他冷硬的心腸,或許百里霂漓就是那種洋蔥似的男人,你流著淚一層層的去剝開他的外衣,卻發現他根本沒有心。

    這個時候玉凝昔無比慶幸她最先遇上的是逍遙渡,逍遙渡外表看起來很冷漠,但其實卻是個最君子不過的人,他不善言辭,所以善于用行動說話。而百里霂漓則恰好相反。尋思到這里,玉凝昔摸了摸小腹,寶寶一天天長大,但是逍遙渡,你又在哪里?你可還好?你什么時候能回來接我回家?不知不覺中,她淚流滿面,她真的很想念逍遙渡,只要一閑下來就想他,滿腦子里都是她,原來她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他刻入了骨血,融入了心脈,再也忘不掉了。

    四月二十是個吉利的日子,宜嫁娶,丞相府里從四月初就開始張燈結彩,畢竟這么大的一個府邸,又是一國丞相,娶正妻肯定不能馬虎,納彩,下聘,十多天下來也很匆忙,但是既然是為了沖喜,便也顧不得太大的排場。

    當然,這排場其實一點也不小,十里紅妝,除了公主出嫁,也沒幾個人有這么大的排場了。

    九賢王對玉成雪可謂是極盡寵愛,把名下所有的資產全部折成嫁妝,就連宮中的太后,皇后,聽聞丞相娶親為皇上沖喜都賞賜了不少東西,至少連玉凝昔這個被看守住,不準出去的人都聽那外頭那些婢女們說宮里的公公們都來了幾波了。

    盡管有百里慕璃為逍遙皇娶親沖喜,但是逍遙皇依然在三天之后溘然長逝,一國皇帝駕崩,舉國志哀。

    同時,在江大人,百里丞相,九賢王等人的支持下,又有先帝的親筆傳位詔書,逍遙王即位成了新王。

    百里霂璃冷眼看著他故意推辭,他知道,這件事,他也被算計了,當時他們商量的是把逍遙王的兒子逍遙詢推上皇位,至于什么傳位詔書,那本來也是假的,他們遍尋勤政殿甚至把整個皇宮都翻了一遍,都沒有找到傳國玉璽,而像傳位詔書這種正式的詔書,必須要有傳國玉璽的大印才能作數,不過好在只要他們這幾個掌實權的大臣默認了,這事情便也就揭過去了,沒想到,逍遙王這個老奸賊居然還藏了一手,推他兒子上位他都能算計。既然如此,就別怪他不留情面。

    登基大典是五月初十,反正據說是好日子,新一任的皇帝登基,皇宮各部門要準備的東西很多,比如后宮的娘娘們要遷居了,不然怎么給新來的娘娘們騰地方呢?皇宮宮殿只有這么多,先帝的娘娘們住不下可以住到佛寺里面去。各個宮殿都要打掃干凈,以迎新主人入住,等等。

    然而,就在新皇舉行傳位大典的時候,卻忽然落下天火,把離勤政殿最近的一座宮殿給燒了起來,火勢蔓延,差點燒了勤政殿,還好及時把大火撲滅。

    準備了好久的傳位大典就此中斷,同時,京城各地都有流言,說這是上天示警,說逍遙王失德,總之就是一句話,逍遙王不能當皇帝,不然就會天降災禍。

    聽到這些傳言,逍遙王氣的在府理又摔了一套茶杯,然而禍不單行,逍遙王剛摔了茶杯,又有人來報:“不好了,王爺,二公子去城外練兵的時候,那馬突然發了狂,把二公子甩到了地上,又···又···”來報的人打著哆嗦,看著上面主子越來越黑的臉色,剩下的話怎么也不敢說了。

    “又怎么了?”逍遙王咬牙切齒,看著來報的人,怒喝道:“接著說。”

    “看護的人沒來得及救,二公子又被那發狂的馬踩了一腳。”稟報的人都快哭了,干勁低下頭,就怕這種禍事牽連到他們頭上。

    來給逍遙王送補湯的逍遙王妃剛好進來聽到這個消息,湯掉到了地上,瓷碗四分五裂,逍遙王妃直接暈了過去。

    “去把江大人和盧大人請過來吧。”逍遙王沉默良久,吩咐道。

    “江···江大人今天一早被百里丞相請進了相府,至今未出。”報信的人一邊說著,有把頭低下去兩分。

    “盧大人呢?”逍遙王的聲音沉了下去,透出一股悲涼。

    “聽說盧大人的小妾把盧夫人的孩子弄掉了,盧夫人娘家哥哥來討個說法,一家人不知道怎么打起來了,盧大人傷到了腿···”

    逍遙王揮了揮手,示意報信的人下去,他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椅子上,一時間,支持他的大臣那么巧都出了事,他終究還是斗不過那個毛頭小子嗎?

    玉成雪剛嫁過去的幾天還是挺安分的,畢竟新換了一個地方,只是,剛成親沒多久,朝堂就一片動蕩,百里霂漓每天不是早出晚歸就是悶在書房里,書房那個地方就算她是丞相府的夫人也去不得,而府里又沒有公公婆婆叫她去請安立規矩,府里的下人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和她作對,可以說她的日子已經很舒服了。

    只是唯一有一件讓她很不舒服的事情就是玉凝昔,百里霂漓潔身自好,之前身邊連個通房丫頭都沒有,這個府里唯一讓她感到威脅的也就只有玉凝昔了。

    玉凝昔懷孕了,看百里霂漓那關心的樣子就知道孩子八成是他的,但是,他又把玉凝昔關在翠竹園里,還差了幾個侍衛把守,擺明了是在看守她,所以他這么做其實是為了保護她嗎?

    尋思到這里,玉成雪又摔了一套茶杯。

    他們成親的時候,也不見玉凝昔出來請安敬茶,成親這幾天了,玉凝昔也是一面都不露,似乎在安心養胎,所以,百里霂漓到底在打什么注意?是不愿意玉凝昔為妾嗎?

    玉成雪越想越覺得心驚,她摸了摸貼身藏著的事物,到底心安了一點。

    “相爺回來了沒有?”玉成雪摸了摸手腕上的羊脂白玉鐲子,一副貴婦人的模樣。

    “還沒有。”伺候的侍女回答道。

    “派人去前院候著,要是相爺回來了,立刻通知我。”

    “是”

    “我們現在去翠竹園。”

    快要黎明了,天邊泛起了一絲魚肚白,就連睡著的蟲兒都醒來爭先恐后的鳴叫著,似乎在感慨新一天的來臨,主帥的營帳內還燈火通明,四周影影約約的散落著各種小帳篷。

    逍遙渡自案上醒過來,他看了一眼飄搖的燭火,揮手抹去額頭上的冷汗,好一會才恢復過來,剛才的噩夢讓他的心揪著疼。

    “暗影,番邦那邊怎么樣了?”逍遙渡換來暗影,問道。

    “大概還有三天的路程。”

    逍遙渡攤開手上的地圖,估算著玉無瑕到了哪里,這一次,是他承了玉無瑕的情。

    “吩咐下去吧,按計劃進行。”逍遙渡沉默了一會,嘆道。

    饒是暗影跟了逍遙渡很久,也明白他們的局勢,但是真到這一刻,他還是掩蓋不住內心的波動,“世子,真的要到這一步了嗎?”

    逍遙渡冷漠道:“從我們出發到這里,一路上經歷過多少暗殺?之后京城的消息也傳來的越來越少了,現在已近半個月沒有消息來了,京城一定發生了大事。”

    暗影點了點頭,低聲道:“世子,您當時不應該出來的。”

    “他們再怎么窩里斗,我不管他們,但是他們千不該萬不該,把楚儀放了回去,引來虎狼之師,南楚覬覦我逍遙國的泱泱沃土由來已久,之前是因為皇室內亂,所以才有了數十年的和平。”逍遙渡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冷冽,他一直都知道,逍遙王對皇位有覬覦之心,他也一直都知道,百里霂璃沒有表面上的那么簡單,

    只是百里霂璃在治國之上,確實有一定的才能,他在京城壓得住他,所以他的一些小動作,只要不是太過分,他也就睜只眼閉只眼了,但是他沒想到他居然敢為了皇位勾結南楚,這次如果不是他出兵來得及時,楚儀怕是已經把小半個逍遙國收入囊中了,楚儀有這個才能,他一點都不懷疑。

    “只是···”暗影遲疑道:“世子您一走,他們怕是擋不住楚儀。”

    “這事,我自有主張。”逍遙渡的語氣依然冷淡,但是那成竹在胸的氣勢讓暗影僅有的一點擔心也煙消云散了,打仗這事,還是要靠世子,既然世子有安排,那就不怕了。

    逍遙渡的目光又落在那張地圖上,看著兩國的邊境線,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楚儀,這次我要送你一份大禮。

    “殿下,楚安已近回去了。”楚儀坐在營帳內看兵書,隨從的屬下低聲通報他最新得到的消息。

    楚儀聽到這話,依然看著手中的兵書,一言不發,似乎沒有聽到一般,只是手中的書頁卻一直沒有翻動。

    “殿下···”

    “他是怎么回去的?”沉默良久之后,楚儀問道。

    “暫時沒查清楚到底是哪方的人走漏的消息,不過似乎有逍遙世子那邊的痕跡。”

    楚儀冷笑道:“也罷,不用查了,不用想也知道是他。”

    我:

    “那宮里那邊?”侍衛問道

    “暫時不用管,只要我們這次能大勝而歸,他們說什么也沒用。”楚儀臉色沉著,又吩咐道:“悄悄的安排下去,今晚我們去偷營。”

    “是······”那侍衛應了一聲,出去了。

    楚儀放下手中的兵書,嘆了口氣,臉色沉了下來,如果是玉凝昔在這里,一定會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此時的楚儀眼下烏青,臉色蒼白,一張臉上寫滿了疲憊,不經意間露出的手臂布滿傷橫,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精致美好。他嘆了口氣,又把行軍圖打開,細細的揣摩各種路線,他好不容易才得到這次機會,所以他必須要勝利。

    天色很快黑了下來,又是寂靜的一夜,很快,主賬的燈也熄滅了,似乎所有人都準備安寢了。

    “殺!”震耳欲聾的呼喊聲,馬蹄聲混在一起,注定這不是一個平靜的夜晚。

    “世子,敵人來偷襲了。”暗影跑了進來,頭上的盔甲都歪了,看起來灰頭土臉。

    逍遙渡看著他的樣子,點了點頭,道:“撤退吧。”

    “可是我們的糧草······”暗影有些遲疑道。

    “舍不孩子套不到狼,不給點好處,怎么讓他跟過來。”逍遙渡淡定的說。

    “殿下,逍遙國的人撤退了,我們要不要追?”幾個貼身的護衛騎在馬上,把楚儀護在中間。

    楚儀騎著馬在扎營的地方自己巡視著,只見盔甲劍戟丟了不少,又在營后方看到了不少的糧草,糧草周圍有很多車輪,馬蹄的痕跡,像是敵人撤退時帶走了一些,但是還沒全部帶走留下的。楚儀沉吟許久,從現場的情況來看,確實像是逍遙渡一時沒察覺中了計,所以才換亂撤退的,但是在心里他又不敢輕易相信戰無不勝的逍遙渡就這么失敗了,畢竟逍遙渡是他此生所遇的最強大的對手。

    “殿下要是還有懷疑,就讓屬下領兵先追一路。”左前鋒出列道。

    “那你先帶三千輕騎兵去,只是切記不可過分深入。”

    “是!”

    ?

    “殿下,還說逍遙渡是逍遙國的戰神,百戰百勝,我看也不過如此,你看,這三天,他們節節敗退,哈哈哈。”左前鋒一邊大口吃肉,一邊笑道。

    楚儀面帶微笑,接連幾天的勝利讓他的心情大好,連眼下的烏青都淡了很多,但還是維持著鎮定自若,道:“左將軍不可輕敵!”

    “殿下多慮了,待明日,末將便將那逍遙世子給你生擒過來!”左前鋒夸下海口。

    “好!”底下的將士聽到這話都大聲喝彩。

    楚儀也笑了,道:“只要左將軍能把逍遙渡生擒了來,我一定奏請陛下給你記一功。”這個時候正是將士士氣高漲的時候,他是主帥,能提醒不要輕敵,卻必能潑冷水,否則會壞了士氣。

    “世子,再退我們就退到關河以內了。”手下的前鋒道。

    “往西退,去那邊與玉無瑕匯合。”逍遙渡騎在馬上,看著身后高低起伏的肥沃田野,又望了望側西邊的山脈,下令道。

    “是。”

    “報!”后面一騎絕塵而來,馬蹄踏在地上,揚起一路塵土,“世子,敵人追上來了。”

    “加快速度,進山!”

    “他們進山了!”即便是連勝了幾日,楚儀依然很謹慎,遠遠的看著敵人進去了荒野山林,卻策馬停在了山腳下。

    到了山里,山路崎嶇,他們的騎兵便沒有優勢了,楚儀沉思了片刻,下令道:“步兵向前,騎兵留在原地。”這些騎兵是他手里的底牌,可不能折在這里。

    他看著綿延不絕的青山,心里隱隱有些不安,但是一想到逍遙渡又一次從眼前溜走,這心底的不安都化作不甘心,都到這個時候,逍遙渡的兵馬越來越少,他來之前也小心查探過,沒有在周圍看到其余兵馬的痕跡,就沖著逍遙渡現在手上的這點人手,根本沒辦法與他相抗,眼看著勝利就在眼前了,不追上去,他確實不甘心。

    “殿下!”屬下眼看著楚儀也策馬走在身邊,準備上山,有些擔心,道:“殿下,我們···”

    “你們是精銳騎兵,在山上沒什么作用,不要上山了,就留在這里接應。”楚儀看著整整齊齊的騎兵隊伍,心底稍微放心了一些,小心使得萬年船,他這么多年,如果不是因為性格謹慎,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追上去,活捉逍遙渡!”楚儀策馬,走在步兵中間,上山的路崎嶇不平,很不好走,隊伍有些慢了,便鼓舞士氣喊道。

    “活捉逍遙渡,活捉逍遙渡,活捉逍遙渡!”步兵舉著武器,也喊道,震耳欲聾的聲音,讓人的心都激蕩了起來。

    “王,他們的人很快就來了。”梳著小辮子,打著赤膊,頭上戴著草的斥候悄悄來到玉無瑕的身邊,道。

    “讓人準備好,等他們就入包圍圈就給我狠狠地打,記住,楚儀是要活捉的。”玉無瑕說的咬牙切齒,他和楚儀的仇恨可是由來已久的,楚儀殺了他的父親,勾結他的兄長,逼得他遠走他鄉,差點沒命,上次在皇宮內,好不容易把他抓住了,結果一個不留神,他居然還從天牢內跑了出去,這次就算逍遙渡不說,他也是要來的,一來是為了在國內立威,他年紀尚輕,番邦的一些糟老頭子不太服他的管,說他有勇無謀,巴拉巴拉的,聽著心煩。二來,也是為了和逍遙渡爭口氣,他逍遙渡是逍遙國的戰神,難道他就不是了?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因為清水河以南,麗都山以西,原屬于南楚國的千里沃土,逍遙渡和他密謀過,兩國共同瓜分南楚四分之一的疆土。以麗都山為界,以西的沃土歸番邦,以東的山林郡縣,城池,均屬逍遙國。

    “停!后兵做前,前兵做后,快退!”楚儀調轉馬頭往后走,這里太安靜了,而且,地勢很不好,一邊是山坡,一邊是陡峭的山崖,如果在這里被伏擊,將全軍覆沒。

    但是顯然,已經來不及了,原本安靜的密林里,突然之間草木移動,前后的路都被堵了,山坡上的人影也顯現了,楚儀心里猛的一揪,是他大意了。

    “楚儀,很久不見啊!”玉無瑕站在高處,白色的戰袍趁得他年輕的臉龐十分英俊,柔和了原本的鐵血氣勢,只是此刻他臉上的怒容影響了這一刻的觀感。

    楚儀看到玉無瑕,心里確實有點意外,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逍遙渡和逍遙國內的事情上面了,確實沒料到,玉無瑕居然會趁機出兵。番邦離這里可不近,算算路程,玉無瑕應該是一得到消息就出病了,可是他居然沒有收到任何消息。楚儀的臉色變化莫測,他到底是敗了逍遙渡一籌,逍遙渡一邊拖著他,一邊遮掩番邦的消息,番邦一向隱士,不參東南面這些國家之間的爭斗,他也確實沒有過多的關注,即便是知道玉凝昔名義上是番邦的公主,他也沒甚在意,番邦和逍遙國之間隔著巍峨山脈,如同天然屏障,所謂的番邦公主離開了番邦啥也不是,不過是個名頭而已,他確實不相信玉無瑕會為了玉凝昔而出兵,一個女人而已,再漂亮也不過是個女人,難道還能比得上國土和手底下的士兵重要?

    但是玉無瑕還真出兵了,而且還是和逍遙渡結盟,楚儀感覺他好像從來沒有看懂過他們那兩個人。

    “沖出去!”他把亂七八糟的想法收入腦后,拔出手中的佩劍,喊道。

    眼看著那丫鬟收拾好碗筷走了,玉凝昔正好乘著房間里沒有人,把偷偷藏著的毒藥和銀針拿出來看看,自從那一次那侍女帶她去游湖,碰上玉成雪和百里幕璃之后,她就總是心里很不安,雖然這段時間,很平靜,不論是玉成雪還是百里幕璃都沒有露面,但是卻給了她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很好,就像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可明知道很危險,她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被困在這個四四方方的院子里,只有一扇門出去,院子似乎還特意加高了,其實就算不加高她也翻不出去。門口的侍衛盡職盡責,永遠守在那里,不和她說話,也不放她出去,來伺候的只有一個粗使的丫鬟,長得五大三粗的,從來都是一到飯點就送飯,送完就走,過半個時辰來收,本來她之前還想著,晚上的時候沒人,把這個丫頭定在這里,然后她正好易容成她的樣子出去,但是在晚上看著她一手一桶水還能健步如飛的時候,她默默的把之前的打算拋到九霄云外,太坑了,這么厲害的丫鬟,她根本制服不了好么?

    經過那次之后,玉凝昔決定改變策略,用懷柔政策,比如,看到她來了,就問候問候她,看她是不是要喝茶呀什么的,然而,并沒有什么卵用,人家壓根兒就不理她,伺候她個多月了,那個丫鬟楞沒和她說過一句話,玉凝昔只能感慨,都是人才啊,丞相府真是臥虎藏龍啊!

    玉凝昔正玩弄著那雕刻著梅花的小瓷瓶,就聽見門外面有響聲,這個時候,那婢女剛走,應該不會再有人來,難道是玉成雪?玉凝昔轉手把小瓷瓶收起來,隨手揭開桌上的茶壺蓋子,丟了一顆碧綠的藥丸進去,銀針卻是一直扣在手里。

    “大膽,看到夫人還不行禮!”玉成雪剛跨進來,她的侍女就橫眉怒目,看著玉凝昔,喝道。

    玉成雪擺擺手,道:“姐姐,這段時間我大婚,事情也多,沒來看你,你不怪我吧。”

    玉凝昔看了她一眼,很誠實的說到:“放心好了,不會怪你的,我巴不得你不來,畢竟看到你這張臉,我覺得挺惡心的。”

    玉成雪沒想到她說的這么直白,臉色有一瞬間的僵硬,但是很快又恢復過來,她身邊的婢女立刻拿起杯子給她倒了杯茶,碧綠的茶水,隱隱有茶葉的清香味。

    “我看到你的臉,也覺得挺惡心的。”玉成雪端起了茶杯,聞了聞,又放到桌上,道:“其實我今天過來,只是想看你喝一碗藥的。”她說到這里頓了頓,眼神看向玉凝昔的腹部,聲音陰冷,“畢竟,你這個孩子我看著真的很礙眼,而且,不被人期待的孩子,也根本不應該來到世上,姐姐,你說對嗎?”

    玉凝昔摸了摸小腹,道:“誰說這是不被期待的孩子?”說到這里,頓了頓,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驚訝道:“你不會真的那么傻吧?以為這是百里霂漓的孩子?”

    玉成雪聽到這話,瞧自己指甲的動作微微頓住,心底不自覺的卻突然有了放松感,如果這不是百里霂漓的孩子,那么這個根本就成不了威脅。

    “說你蠢你還真蠢,他故意在你面前演一場戲,好讓你誤會,只要你嫉妒,對我出手,你就相當于把把柄送到了他手上。”玉凝昔淡淡的說道:“等以后哪一天,他登基了,你說,你能不能做皇后呢?”

    玉凝昔語氣很平淡,表情很淡定,卻隨口就丟出了一個重磅炸彈,皇后啊,天下最尊貴的女人,玉成雪殺了自己的親娘,給九賢王做義女,之后更是以郡主之尊嫁給了手握重權的百里霂漓,要說她對皇后之位沒有想法,打死她都不信。

    她現在只有一個人,還是被困在丞相府,沒有任何幫手,如果玉成雪想對她用強,她很難保住孩子,現在最好的辦法還是打消玉成雪的想法,想來,皇后這個位置的吸引力對玉成雪來說還是夠格的,孰輕孰重,她應該能明白。

    玉凝昔淡定的看著玉成雪變幻莫測的臉色,又很平靜的誘惑道:“當然,你如果不相信的話,你可以現在就放我出去,這樣的話,我對你就沒有任何威脅了。”

    玉成雪看著她臉上淡定的表情,眸中突然閃過一片冷意,冷笑道:“玉凝昔,你知道嗎,我最討厭你這個樣子,當初,明明賜婚給逍遙渡的是我,可是憑什么是你嫁給去,現在嫁給百里霂漓的也是我,可為什么他心中想的還是你,你懷的不是他的孩子他都愿意承認,為什么,為什么你總是要搶我的東西?”

    玉凝昔:“···”

    特么講點道理好不好,當初讓她替嫁的不是她娘夏三娘的主意嗎?不就是以為逍遙渡沒幾天好活所以才把她賣出去的嗎?怎么這也要怪她?真的比竇娥還冤!

    “誰知道百里霂漓那個變態是怎么想的,頭一次見一個男人這么喜歡當接盤俠,他以為自己是邊牧呢?”玉凝昔罵道。躲在屋頂上淡定的偷聽的百里霂漓臉色一黑,雖然他不懂接盤俠和邊牧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一聽語氣就知道肯定沒好話。

    玉凝昔真的對這兩夫婦很無語,一個比一個變態。

    “夫人,藥端過來了。”一個看起來四十來歲,打扮得很嚴謹的婆子從外面進來,帶著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端著一碗黑乎乎的藥汁,擺在了桌面上。

    玉成雪看著玉凝昔絕色的臉龐,再看看她的肚子,只覺得心中的嫉妒在瘋狂的發芽,別人看著她是風光無限的相爺夫人,京城里所有的女人都羨慕她,可是這心中的不安只有她自己知道,他們成親這么久,他根本就沒碰過她,一次都沒有過,就算是成親的當晚,他都只是去了她房間一趟就走了,可是這么久一來,他卻天天來這個破院子,他寧愿和一個懷著別人孩子的女人在一起,也不去看他的新婚妻子。玉成雪越想越瘋狂,眼神陰冷得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鬼,嘴角卻噙著笑,道:“灌下去。”

    她摸了摸袖子里的小物件,心中突然安定了不少,她不知道這么做,百里霂漓知道會怎么樣,但是她知道,只要有這個東西在手里,百里霂漓就不會把她怎么樣,這個是百里霂漓一直想要的東西,據她在九賢王府偷聽到的消息來看,這東西好像和歷代皇帝的隱藏力量有關,應該是個什么信物,所以她趁機偷了出來,雖然她沒辦法號令那些力量,但是,至少這是她的底牌,只要百里霂漓知道這個東西在她手里,他就不會把她怎么樣。

    想到這里,玉成雪的心情平靜了下來,又一次端起來桌上的茶水,抿了抿,見涼了,便又放在了桌子上,她的貼身侍女很有眼色的又重新給她倒了一杯。

    玉成雪復又端起杯子,一邊抿著茶水,一邊饒有興味的看著四個丫環婆子朝玉凝昔灌墮胎藥。

    玉凝昔一個人根本不是四個人的對手,她的雙手被反剪著,那個婆子捏著她的下頜,一個丫鬟使勁往她嘴里灌藥,她知道她現在必須冷靜下來,她一開始就做好了準備,只要待會把藥吐出去,再吃了安胎藥,一定會沒事的,沒事的!她拼命的安慰自己,就算那婆子使勁的捏著她的下巴,她也眉頭都沒皺一下,因為這個時候,她必須要冷靜。

    玉成雪一邊品著茶,一邊看著玉凝昔跪在地上痛苦的樣子,只覺得心中無限暢快,讓她要都愛上這種折磨她的感覺了,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能成為皇后,她一定要每天都折磨她,所以她不會讓她暢快的死掉,不然,太便宜她了,她一定要讓玉凝昔看著,看著她搶走她的一切。

    屋頂上的百里霂漓看到這一幕,唇角微勾,正好這時候,有暗衛匆匆而來。

    “相爺,擁城的守將馮將軍帶兵一萬,已經往京城而來,還有兩天就能到京城了。”

    “他怎么會來?”百里霂漓大驚失色,問道。

    “據說是因為收到了圣旨,但是具體內容他不肯說。”

    “圣旨?”百里霂漓皺著眉頭,難道是逍遙王搞的鬼?但隨即他又搖了搖頭,現在將領如果要調動超過一萬的兵馬,必須要有虎符,就算只是圣旨都不行,逍遙王手里只有一枚小印,別說虎符了,就是真下一道調兵的圣旨都坐不到,不蓋傳國玉璽的大印,誰敢相信圣旨的真假,萬一要是有人假傳圣旨怎么辦?

    而虎符一直在逍遙渡手里,也就是說,這是逍遙渡的手筆,難道逍遙渡已經得到京城的消息了?

    “逍遙渡呢?有沒有他的消息?”百里霂漓問道。

    “還沒有,自從兵敗之后,逍遙世子的消息,我們一直得不到,我們安插在軍中的一些棋子也被拔除了。”屬下道。

    百里霂漓沉吟了片刻,吩咐道:“盯緊京城,尤其是世子府,如果逍遙渡回來了,一定要及時來報。”

    “是!”

    這邊趕走,卻又另外暗衛來了,“相爺,九賢王那里傳來消息,說那個東西不見了。”

    百里霂漓聽到這個消息,再也為此不住往日的風度,他一甩袖子,匆匆而走,也正因為如此,他沒有看到接下來的一幕。

    玉凝昔不動聲色的看著玉成雪品茶,手不斷的用銀針刺自己的穴位。

    玉成雪看著跪在地上,嘴角還殘留著藥汁的玉凝昔,展顏一笑,正欲說話,卻突然皺著眉,扶著腹部,看到她這個樣子,隨侍的丫鬟婆子連忙扶著她,問道:“夫人,你怎么了?”

    “肚子好痛。”玉成雪捧著腹部,額頭上都冒出冷汗了,然后,眾人驚訝的看著她的臉一點一點的變綠了。

    “是不是你···”玉成雪指著玉凝昔,表情很痛苦,“是不是你下的毒。”

    玉凝昔壓了這么久的穴位終于有效了,哇的一聲,把喝進去的墮胎藥全部吐了出來,正好吐了一個丫鬟一身。

    玉凝昔淡定的擦了擦嘴角,爬起來,坐下,道:“你很榮幸,這是從番邦帶過來的特產呢。”她勾了勾唇角,看著她,一字一句:“這叫一報還一報。”

    “把解藥叫出來!”玉成雪指著她,眼神陰冷。

    玉凝昔攤開手,道:“解藥在世子府,你讓我過去,我就把解藥給你。”

    玉成雪:“···”

    “玉小姐,你最好把解藥乖乖的交出來,如果夫人有個什么三長兩短,不是你能擔當的起的。”那婆子表情嚴肅,道。

    玉凝昔無所謂的說道:“隨便啦,反正我墮胎藥也喝了,你們想我死直接弄死我好了,不過玉成雪,你的皇后夢恐怕就要破碎了,畢竟,應該沒有誰能忍受一個,滿臉綠色的怪物。”

    “你···你說什么?”玉成雪滿臉驚恐,道:“快拿鏡子來。”

    “夫人···”

    “快拿來!”玉成雪整個人都瘋狂了,她什么都沒有了,她沒有了親人,沒有了地位,如果連這張臉都毀了的話,那她以后怎么成為皇后,沒有人會同意立一個顏色有缺陷的人為后的。

    她看到婢女把鏡子拿過來了,整個人都撲了上去,模糊的銅鏡立刻照出了她綠色的臉,玉成雪像瘋了一般,把銅鏡掃到地上,然后朝玉凝昔撲過去,玉凝昔趕緊避開。

    “快把解藥給我,快把解藥給我!”玉成雪瘋狂的叫喊。

    玉凝昔淡然道:“我說了,解藥在世子府,你帶我去,我就給你拿。”

    “搜身!”倒是那個婆子冷靜些,吩咐道。

    玉凝昔挑了挑眉,很配合的張開手臂,任由她們搜。

    “夫人,她身上沒有解藥!”

    “搜這個屋子。”

    “是!”

    “夫人,也沒有!”

    “你說這么重要的東西我會帶在身上嗎?”玉凝昔淡定的說道,隨即,拿出紙筆,寫了張方子,交給玉成雪,道:“按這個上面的藥材,去抓三副藥給我,然后在這個院子里給我煎好。”她頓了頓,又道:“作為報酬,我會寫一個方子給你,可以讓你不那么痛苦。”

    “當然,如果你想解毒,還是要放我回世子府,番邦的特產,一般的藥材可解不了。”

    “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找大夫給你看,只要你不怕痛就好了。”

    玉成雪疼得滿頭都是汗,嘶啞道:“按照她的方子去抓藥。”如果不是她還有一絲理智,她都快要同意把玉凝昔放回世子府了。

    “相爺,我們怎么辦?”

    “去準備一下,我要去一趟逍遙王府。”百里霂漓站起身來,道。

    “是!”

    因著皇宮接二連三的發生一些不吉利的事情,導致逍遙王的繼位大典一直沒有舉辦,禮部又看好了日子,說兩天后是大吉日,可以準備登基,而且東西都由于上一次已經準備好了,所以不用再另外準備。

    “罷了罷了。”逍遙王把手里的小印扔到桌案上,看著寫好的禪位圣旨,長嘆了口氣。

    他到底不是一個非常有決斷力的人,不然,當年父皇也不會把皇位傳給兄長而不是他了。

    這些年來,他爭的不過是一口氣罷了。

    到了禪位的那天,先是逍遙王登位,祭天,然后再是逍遙王說一些什么自己德行有愧,不能治理好國家,巴拉巴拉的,而丞相百里霂漓年輕有為,為了國家的強盛,所以要把皇位禪讓給他,希望他以后克勤克儉,總之就是一篇酸掉牙的長篇大論而已。

    就在禪位大典完成到最后一步,有人手上捧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放著什么東西,四四方方的,但是因為逆著光,所以看不清楚,他一步一步走來,身后跟的人并不多,卻沒有人敢攔住他。

    是逍遙渡和玉凝昔,百里霂漓和逍遙王俱是一驚,“御前侍衛,快攔住他們!”百里霂漓喊道。

    御前侍衛走上前,一些人看到托盤上的傳國玉璽的時候,突然跪了下去,還有一些百里霂漓暗地里培養起來的心腹想要攔著,卻被逍遙渡身后的人一劍刺穿身體,血噴了一地。

    百里霂漓和逍遙王待看清那托盤上的事物的時候,更是大吃一驚,居然是傳國玉璽!見傳國玉璽著如見皇上親臨,他捧著這個東西,難怪一路暢通無阻,沒有人敢攔!

    百里霂漓和逍遙王完全沒想到這個東西會在逍遙渡手里,百里霂漓從抓到玉凝昔之后,就派人去世子府暗中搜查過,根本沒有找到傳國玉璽的痕跡,而且,他可以肯定,逍遙渡根本就沒有回世子府,他在世子府周圍布了不少暗哨,如果逍遙渡回去,他一定會收到消息的,而且,逍遙渡應該是提前進了城,隱藏在城中,不然不會這么讓他們這么措手不及。

    逍遙渡確實是提前一天回的城,他易容回來的,所以百里霂漓并不知道,至于今天為什么搞到現在才來,是因為為了救玉凝昔,廢了點功夫。

    百里霂漓擔心禪位大典出問題,所以暗中把玉凝昔藏到了別的地方,逍遙渡花了點時間尋找。

    “看到我來,兩位是不是很驚訝!”逍遙渡一揮手,外面的人涌了進來,都是他以前在皇宮的力量。

    他牽著玉凝昔的手,一步一步走進,觀禮的朝臣自動的分開,跪了下去,逍遙渡沒有理會百里霂漓和逍遙王,在他的眼里,他們兩個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他只是牽著她的手,走到了朝臣的前面。

    他站在那里,看著觀禮的九賢王,還有一眾的大臣,然后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一卷圣旨交給了周圍的內侍。

    內侍展開一看,大吃一驚,是傳位招數,蓋了傳國玉璽的打印還有先皇小印的傳位詔書。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太監趕緊走到前面,宣告起來。

    烏壓壓,人跪了一大片!

    “這是假的,這一定是假的!”有人跳了出來!

    “把這詔書給各位大人好好看看清楚,看不清楚的,回家好好看看眼睛!”逍遙渡待那內侍宣告完,意有所指的看了一樣那個跳起來的大臣,吩咐道。

    “是!”

    “那么,你們可還有異議?”逍遙渡手捧傳國玉璽,淡淡的問道。

    “不敢!”朝臣把頭磕了下去,喊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逍遙渡唇角一勾,露出一抹似有若無的微笑,他牽著玉凝昔的手,一步一步走上高臺,朝那個象征著至高無上的權利的位置上走過去,玉凝昔和他并肩站立在一起,看著透進來的陽光,接受著朝臣的跪拜,現在,他們兩個終于站在了一起!

    (正文完)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双色球专家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