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我的帝國無雙 > 第七十五章 天下英雄,誰可一戰?!

第七十五章 天下英雄,誰可一戰?!

800小說網 www.iygbrf.live,最快更新我的帝國無雙最新章節!

    泉州城中。

    喊殺聲震天。

    街巷之中,紅巾裹頭的泉州兵卒,正節節敗退。

    三四個方向的街巷里,都有黑壓壓重步兵方陣如絞肉機一般前行,前有刀陣此起彼伏的揮動,后有箭矢如雨的支援,猝不及防便被攻破城門的泉州兵卒,四散奔逃。

    又見長街之上,奔馳著一匹雪白駿馬,馬上錦衣少年郎,冠上明珠如斗大,看似鮮衣怒馬的公子,但那手中寒森森陌刀,便如收割人命的鐮刀,白馬所至,銳不可當,閩卒馬步,盡皆授首,便是那全身貫甲的甲士,被那少年郎刀鋒抹過,也如朽木般碎裂。

    少年郎身后,數十輕騎揮舞馬刀,四周奔逃的兵卒,逃得稍慢,便被圍獵,仰頭便是漫天的刀影砍下,慘叫中仆倒。

    晉江王府城樓上,留從效遠遠看著那策馬馳騁萬千軍中如入無人之境的少年郎,臉色陰晴不定,眼中,隱隱的懼意,袖中,微微顫抖的手,麾下卻不會注意到。

    怎么也想不到,葛家的運錢車怎么就內藏甲兵,入城之時突然發難,北門立時失守。

    雖然料定東海公在等唐主喻旨,但留從效也再不敢輕視這東海公,一邊向吳越求援,探馬也早就遍布城北百余里,但唐兵就這么無聲無息的殺到,完全沒有探馬的一絲警訊,那只有一個可能,這些探馬,都已經被殺光。

    但是,這怎么可能,探馬都是輕騎,遠遠看到唐兵蹤影,又怎么會一個也逃不回來報信?

    不過,眼前并不是思索這些的時候,驚天之變下,便是這晉江王府墻高溝深,但真的能守的住么?能阻擋住他嗎?

    遠遠的,望著那街巷中來回沖殺的少年郎身影,留從效眼皮一直在跳,又回頭,看了看城墻上弓兵,他們人人臉上,都有懼意,留從效心中長嘆口氣。

    “董三郎去了!”站在留從效身旁的兄長留從愿突然喊了聲。

    卻見長巷之中,一隊貫甲騎兵從側街奔出,拐個彎,猛地疾馳而來,迅雷不及掩耳的沖入東海輕騎陣中。

    畢竟街巷之中,猝不及防。

    立時有幾名輕騎,被重騎兵長矛戳于馬下。

    城墻上守兵發起一片歡呼。

    “好,好一個勇冠三軍的董三郎!”

    留從效扼腕擊掌,大聲叫好。

    董烈董三郎,是泉漳第一勇將,和陳洪進不同,陳洪進長處在領軍,在兵法,董三郎,便是一個“勇”字!

    這小隊重騎,為首將領面帶猙獰面具,可不正是董三郎和他的近衛?

    “逆賊受死!”董三郎的怒吼聲遠遠傳來,他已經伏身,策馬向那少年郎直沖而去,烏黑長矛平舉,疾速沖刺之中,便似有萬鈞之力,直直向少年郎戳去。

    “好!”“萬歲!”

    城墻上士卒,紛紛歡呼!

    現今萬歲,還未被嚴格禁止,便是留從效也覺得,此時若不喊一聲萬歲,難泄心頭熱血之沸騰。

    “嘭!”悶響聲隱隱可聞。

    那少年郎的駿馬,和董三郎良駒側身而過,少年郎手中刀鋒,準確無誤的平平砸在董三郎頭盔上。

    董三郎良駒極快,跑出十幾步,董三郎才猛地落馬,平平摔落在地,臉上面具滾落,那金屬面具,卻已經變形,好似從中折疊了一般,董三郎頭顱處,也扁平一片,卻是頭盔和頭顱,都被砸得扁平,或許是,頭顱被直接拍入了脖頸中。

    王府城墻上此起彼伏的歡呼聲戛然而止。

    董三郎身后十余名貼身侍衛重騎,卻是看得更清楚明白,竟紛紛掉頭就跑。

    戰陣上殺紅了眼睛,這十余騎又是董三郎親如兄弟的親衛,主將遇害,這些親衛必定會瘋了般圍毆弒主之仇敵,但他們卻都落荒而逃,顯是被那少年郎嚇破了膽。

    但輕騎顯然不會放過他們,瞬間這些輕騎就已經取下背上弓箭,追擊而去。

    少年郎慢慢打馬而行,附近街巷之中,突然變得好似空無一人。

    站在高處的留從效等看得明白,那少年郎方圓幾個街巷內的眾多紅頭巾士兵,都躲在巷子深處,簌簌發抖,再沒有接戰的一絲勇氣,而就怕被少年郎發現。

    當少年郎策馬從側巷口踱過,蜷縮在巷中的紅頭巾們,立時潮水般向街巷深處跑,遠遠從高處看,就好像一群紅頭蒼蠅。

    “噠、噠、噠”少年郎胯下駿馬的馬蹄聲,竟突然變得是那么響亮,每一聲,都好似敲打在留從效心頭。

    停在了一箭之地外,少年郎抬眼看著城樓上的留從效。

    “除首惡!降者不殺!”少年郎淡淡的說著,就好像,在悠閑的和人聊天。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留從效咬著牙,高聲問,只是,他的聲音,在微微顫抖。

    “本公陸寧!”少年郎聳聳肩,“怎么,晉江王,你到現在,還不知道我是誰么?”

    留從效一口氣憋住,自己哪里是這個意思?

    這東海公,真是傳聞的一般,簡直有毛病,剛剛施展出萬夫不當之勇,三軍盡皆膽寒,可隨之,就跟自己裝傻充愣,令人氣得無可奈何。

    “留從效,你若降,我會向圣天子求情,為你留個后裔,我能做的,只有這么多了。”陸寧仰頭看著留從效,今日,自己還真有些疲累了,殺傷人命,和打鐵,還是不同的,好在,歇息了一會兒,力氣又在漸漸恢復。

    “不必多言!”留從效慢慢拔出了腰間佩劍,冷笑道:“陸寧!你這妖人!妖法禍亂天下,早晚死無葬身之地!”

    陸寧微微蹙眉,這留從效,已經抱了必死之心,而臨死前,也要給自己挖坑,他這些話,早晚會傳出去,傳到唐主耳中,初始或許沒什么,但如果這樣說的人多了,災禍自會隨之而來。

    如果自己的名聲從亂七八糟的三十萬公,瘋瘋癲癲又悍勇的癔癥患者,卻變成什么妖人,那可就大大不妙。

    撇撇嘴,陸寧笑道:“我不過跟煉丹道士學了些制作火藥之術,炮仗之類,嚇嚇人而已,今年新年,東海就會有炮仗嚇年獸,你居這蠻瘴之地,妄自尊大,無知無畏!”

    留從效滯了滯,冷哼一聲,揮揮手,“多說無益!”話音未落,突然就覺得腰眼一痛,接著就有七手八腳將他按倒,扭頭間,卻見兄長留從愿同樣被士卒按倒在地。

    而一旁,面無表情的,正是統軍使陳洪進。

    “晉江王!我等不想被連坐九族!”陳洪進臉無愧色,對被按在地上的留氏兄弟拱手。

    四下弓手步卒,本就惶惶,卻都沒有反抗之意,反而都慢慢放下了手中兵器。

    留從效怒目看著陳洪進,咬牙道:“好,好,好!”

    陳洪進并不理他,走上兩步站在城樓上,對下面那少年郎恭謹鞠躬,“下官陳洪進,愿降!這便捆縛留家賊眾,開城門向東海公第下磕頭請罪!”

    這亂世副將、牙將們,本就大多是這個德行,陸寧不以為意,微微頷首。
双色球专家杀号